故渊。

辣鸡文手/久吹/轰出胜/胜出/脆皮鸭/恶狼游戏都有,爱好广泛,喜欢爬墙

微博

    今天发生了一件大事,娱乐圈算是爆炸了。
    原因无他,只是因为得奖的谭枣枣今天深夜两点发了微博。
    内容仅有一张图片和一句话。

    那是谭枣枣的照片。
    她把柔顺的长发扎成高马尾辫侧站在欧式木窗前,窗门大开。似乎有微风撩起了她耳边的发丝在空中飘动。银色的月光从窗外倾泻而下,洒在窗台上,镀了一层让人感到温暖的光。不仅如此,她还右手夹着女士香烟贴近唇边,似乎是才吸了一口,云雾从涂着樱桃红的唇里缓缓冒出,烟气氤氲,模糊了她的面容。但她眼角的倦意可所谓清清楚楚刻画在那里,平白的添了几分沧桑,像是即将凋萎的枯色玫瑰,无可挽回的时光夹杂着靡丽美意。

    图片上面写了一串英文。

   
    Goodbye , my  lovers.

如果没有门的职业③

黎东源——某跨国公司的ceo

    他穿着量身定制的Giorgio Armani西装,坐在巨大的落地窗旁整理公务。六点半的橙红光芒像碎银一样撒到大理石地板上,看似波光粼粼。
   明明是身高一米八的标准总裁身高,却偏偏长了一张娃娃脸。每次拿着策划案板着脸准备骂人的时候,下面的女员工就会悄悄咪咪的咬耳朵。

   “哎呀真的板着脸怎么看起来这么可爱!”
   “是啊是啊,太可爱了!好想捏脸啊!”
   “以后就我们就买旺仔让秘书交给他好了嘻。”

   黎东源右眼皮一跳,眉毛一皱。
   妈耶,你们是认为我听不到吗?

如果没有门的职业②

谭枣枣——演员

她可以是倾国倾城的绝世妖姬,用红颜祸水的名号传遍天下。一瞥一笑都撩人心弦,动人魂魄。眼尾的魅意似涟漪潋滟至眉梢,更添几寸媚骨,染上百分惑意。
她可以是在红酒庄园里的吸血鬼,天天在自己的墓碑前吟咏《圣经》,做着毫无用途的祷告,祈祷神的原谅。当天边染上橙红的色彩时,则用酒杯装上猩红的酒,试图用酒精压抑自己的冲动。
她还可以是陷入爱情无法自拔的少女,拿着露水玫瑰,冲到所爱之人面前,吞吞吐吐的表达自己的心意。她会勇往直前,并且一往情深。

她最爱喜欢舞台的自己。

叶鸟——(伪)女高中生

穿着修身的女生制服,戴着黑长直。嘴角总是往上翘着,总会让你觉得像是用芦苇挠得心痒痒。五官清秀,小身板看起来楚楚可怜,会让你不自觉心底升起怜惜之意。
可当你靠近的时候... ...

突如其来的雄浑男音... ...

“干啥呢?老变态。”

如果没门的职业?①

阮南烛——有女装癖的律师。

总是在上班的时候领带系得一丝不苟,修长纤细的手指在木桌上有规律的叩打。看宗卷是也是不出意料的眉毛紧锁,全神贯注。
可谁有能想到另一面却是风情万种,楚楚可怜的呢。
下班之后就回到家脱掉看起来禁欲的西装,换上洁白的蕾丝长裙。左手撑在厕所的梳妆台上,右手则拿起Besame cosmetics的cherry red在唇上轻轻涂抹,然后微抿。
那是属于熟女的颜色,性感的妩媚。配上长裙像是西方的堕天使,本来感化众物,却被人间繁华引诱,心甘情愿的在地上的蔷薇花园盛开。却又像是曼珠沙华,释放出蚀骨的香气,在大海里的沉沉浮浮,意识不清。

林秋石——设计师

二十五岁没秃头算你厉害。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娱乐圈撕逼梗

跟风来个阮哥洗白,我家阮哥最棒!)

#南烛放心飞 烛光永相随#
#阮南烛洗白#

不知道是哪个diss我家阮哥????明明演技这么棒,女装随手来,简直称戏精的诞生好了吧!竟然还说我们家阮哥演技够不上??我们阮哥可是在线的男神身高,五官精致,女装也楚楚可怜。当时他那个恐怖片上映的时候我还专门去看了好吗?里面有段煽情的,本来挺老套剧情,阮哥一演就让我感动不已,还掉眼泪了。

不是我说哦,clg那个性子,当人一套背人一套的,可能也只有zy要他了吧。

再说我们阮哥跟师弟lqs的关系早就确定了好吗!?是真爱,只不过阮哥的那个辣鸡公司就没有发表声明,还利用这件事来炒了绯闻。可能也只有你们这些没脑子的相信了。
哎,不说了不说了,我们要有素质,不一踩一捧。
南烛放心飞,烛光永相随!

重逢。

    黎东源双手交叉放在胸前,意识清醒。
    他甚至还听到了棺材外面烧纸的噼啪声。
    这是门的惩罚还是奖励呢。
    天天在门内接受清洗,洗去浑身污秽,变成一个普通人白天里好好活着。到了晚上就有了痛苦的记忆,帮助认识的人多过鬼魂的追捕。
     明明是个死人,却以这种方式活了下来。

     林秋石打开了棺材,躺了进来。
     没错,他这儿的棺材就是今晚的“生路”。
     他还能听到外面鬼魂拿着的斧头磨着柏油路的声音,睁开眼睛却正好看见林秋石准备爬出去,一心急就直接抓住他的胳膊道:“还没走呢。”
     看着林秋石被有点惊吓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幸灾乐祸。
     “还没走呢。”怕人没听清楚又说了一遍。
     林秋石没有动了,看来他还是相信我的嘛。黎东源自信想到。
     等到鬼魂终于离开之后林秋石打开棺材坐起来了。他认出了黎东源,又聊了一会儿。
     中间提到了庄如皎这个姑娘。
     黎东源苦笑,听别人说当年需要护着的小姑娘已经变成了白鹿的首领,心里颇不是滋味。
     究竟是什么让你成长得这么快,已经到了可以独当一面的程度?
     “别提了,你在这儿睡一觉吧。”

    距离林秋石出门已经过去了几个月。
    黎东源白天就普普通通当个公司总裁,晚上就跟着故人一起聊天玩耍逗鬼。
  
    今天也是很平常的一天。
    黎东源早晨起来整理好穿戴准备出发去公司的时候,总觉得有一些不对劲。
    究竟是什么地方呢?算了不想了,上班要迟到了。
    可就在黎东源打开门的那一刹那,一个娇小的身躯扑进了他的怀里。
    

     “黎东源,我想死你了。”
     “哎?美女,大清早的您就投怀送抱不好吧。”

黎东源之死。

*ooc致歉
*有私设

黎东源眼睛里终于渗透进了光芒,看到了熟悉的房间景象。

无声无息,他被实质化的黑压得破碎死亡。运筹帷幄的人终于在黑色十字棺里沉睡,蔷薇墓园里的石头刻上了他的墓铭志。

我死了。

黎东源记得那个人的嘴脸,也最终反应了过来。
敌不过相信的人啊,他想。

身体控制不住的行动起来,像是牵着线的木偶被操纵着。被损坏的玩具应该下场了,再也不配进入“门”这个拉着幕帘的舞台。

纵身一跃。

耳边不甘的风声呼啸嘶吼着,化成了锐利的箭镞划破脸颊刺进心脏。一腔的宏图壮志碾成粉末随风而逝,也是只向往重生的蝶燃尽生命的烛光。

啊,我真的死了。

楚郭怎么打游戏?

一个关于打游戏的脑洞。
他们这对真的好萌啊呜呜呜。

郭长城最近喜欢上了玩游戏。

似乎因为是最近很太平,可怜的小郭报告都不用写,就只能玩游戏了。

“楚哥楚哥!我们一起玩游戏吧!”楚恕之一抬头就看见郭长城带着大大微笑的脸。

好傻。楚恕之下意识直接皱眉。
不要。楚恕之的第二想法。

“打游戏?你现在给我打游戏?还没下班呢,郭长城你最近胆儿大了呀。”他直接拒绝了郭长城,但是该死的没想到郭长城居然又摆出一副可怜兮兮、泫然欲泣(脑补)模样。

楚恕之脑壳痛,心里又像火烤着的烦。“操!爷陪你玩还不行吗?!”

“谢谢楚哥!”他笑了起来,明亮得恍了恍楚恕之的眼。似乎... ...不是那么烦躁了。

“来吧。”





“楚哥啊啊啊啊啊!!!救我一下啊啊啊!我被击倒啦!!!”
“楚哥楚哥楚哥!那边有人啊啊啊啊!!他在打我!!!”
“楚哥.... ....”

“你给我闭嘴!”

... ...QAQ好凶。

如果那个选项选择错误?

*ooc预警
*第一人称预警,小白文笔预警
*饭田伦太郎x霜月雪成
*时间线—伦太郎当狼的时候

    深夜。
    我被尿给憋醒了。
    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要知道深夜出去极有可能遇到狼的呀!
    难受...试一试可不可以憋住好了... ....
    不行啊,还是得起来。膀胱要爆炸了。
    我从床上爬起来,走向了厕所。
    本来白天就阴森森的走廊到了晚上更加可怕,看起来像幽深到没有尽头的隧道一样。
    好害怕... ...
    我加快脚步向前走去,没想到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黑影。
    是狼?!果然,狼半夜出来活动了呢。我到底是跟上去还是回房间?!
    恐惧侵蚀了我的大脑,但是我的侥幸心理告诉我,要是发现了狼的真面目的话,狼审判会很简单。
    到底抓住狼的急切心理战胜了恐惧,我猫着身子,悄悄咪咪的跟了上去。
    “吱嘎————”
    糟糕,这木板竟然松了!!?
    我的心瞬间提到嗓子眼,浑身紧绷。那个黑影已经听见声音,转过身向我这个方向来了!
    我急忙四处张望,发现了柱子和柜子。
    该往哪里躲藏来躲开追捕呢?!
    脚步声越来越近了,一下一下像是用锤子击打到我心口,让我阵阵发颤。
    来不及了!!!我急忙躲到柜子后面,听着脚步声的渐渐接近。
    脚步声从模糊不清到次次分明,我只能依靠声音来判断狼的远近。
    心在剧烈跳动,呼吸声依旧急促。我试图平静下来,好让自己呼吸的声音变得微不可闻。
    声音呢!?脚步声不在了?是离开了吗... ...?我不敢轻易出去,便一直待在了这里。
     世界变得寂静起来,似乎到了灰尘落地都听得见的境界。在这四周我只听见了我悠长轻微的呼吸声。
    过了许久都没有其他声音 ,看来狼是走了吧。
    我放下了警惕心,正准备从柜子后面出来的时候,就听见头顶传来压低嗓音的话语:“你的脚露出来了呢。”
     之后我就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脑袋里面像变成了一块面团,混混沌沌、任人拿捏成各种形状。痛感也爬上了神经末梢,和糙纸磨刮着皮肤一样。
    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像肉一样被人宰割了?
    我突然感觉有人把手放在了我的腰上。他究竟是谁?!他是狼吗,他要准备杀我了吗?
    出乎我的意料,他竟然撩起了我的衣服,手指在我的腹部那里划来划去。
    我艰难的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难道他是在模拟切割的步骤,我要尝试开膛破肚这种残忍的死法了吗?
    手指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移到了胸膛上,他似乎感觉到了我的心不在焉,突然一用力夹住了那里。
    “唔———!!!”我从来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做这样荒唐的事情,整个人都被刺激得哆嗦了一下。
    “啊~原来醒了的呢~”刻意低沉的嗓音破坏了原本的音色,我根本听不出来那是谁。而且我极度怀疑,他是发现我醒了之后才对我动的手。
    我使劲想要睁开眼睛,用尽全身仅剩的潜藏力气才打开了一条缝隙。
    却只看到四周是透不过气的黑色,和凑到我面前的一张狼面具。
    我要死掉了... 我一定会死的... ...
    心被摁进冰水里瞬间冷冻,整个人都像是条死鱼躺尸。  我现在就是在悬崖上被人抓着领子往深渊拽,一步一步走向冥界的大门。
    狼发现了我的害怕,轻轻嗤笑了下。他用手把面具往上移几寸露出嘴唇,直接把脸埋在了我的胸上,伸出舌头游走。
    “?!?”舌头在身上留下水痕,啧啧声在耳畔回响。此刻身体也不听话了起来,被舔舐过的地方像是点起了火光,只要在添一把火,就能把我燃烧殆尽。
    也许是我的表情太过震惊,他竟然停下了动作来观察我,看我因为身体敏感不受控制的轻颤,嘴角略微扬起弧度。
    似乎什么都阻挡不了他接下来的动作。



【car好难写,脑壳痛。后几天有机会再写完吧。】